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296章 要军门亲启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此时的汗帐内,原本沮丧的气氛已经一扫而空,充满了欢笑与快意。】八】八】读】书,.2√3.¢o

  当听到皇太极的话语时,所有人目光也转到皇太极身上,想听听皇太极还有什么补充。

  对于皇太极,众人明显更加信服一些。

  “你们不要忘了,这卢象升也是一大祸害,必须加以铲除!十七弟这计策不错,但还是格局太小了些。”

  皇太极一扫众人,见众人显然被自己的话语吸引了,心中松了口气,接着说道。

  “这种机会,只消灭李征三人太小家子气了,若不将卢象升一并灭了,完全是一种浪费!而且这山西太穷了,已经被搜刮了一遍,而且分兵风险也大,十七弟,你如何保证那击败阿济格的明军,不会再次向前,若是被这伙明军给来个各个击破,大金八旗还有多少奴才?咱们能承受的了么?”

  这一番话合情合理,那股明军数量不少,战斗力更是强的可怕,若是抱着侥幸心理分兵而出,在残破的山西能收获多少还是再说。

  重点是在这复杂的山西地形中,说不定真是给对方送人头的了。众人都是默默点头,觉得皇太极的考量极为周全!

  “父汗,计将何出?”

  豪格眼睛一亮,急忙问道。

  对于任何能够打击多尔衮威信的事情,豪格都是不愿意有任何遗漏的。

  对于豪格的捧哏,皇太极十分欣慰,接着说道,“本汗听说,这卢象升是文臣。这些文臣不是讲究君臣大义么,若是君父有难,他难道可以违令不前么?”

  “父汗是要攻打北京城么?孩儿愿为先锋!”

  豪格一听此言,顿时精神百倍,拍着胸膛保证道。【←八【←八【←读【←书,.2↘3.o

  皇太极闻言差点想拿鞭子将这混球抽死,三句话不到,人就开始飘了,这北京城真的这么容易打?

  打下来,守的住么?

  就算守住了,对大金有个屁好处?

  真当拿下北京就可以号令天下了?

  放着崇祯这么好的盟友不要,偏偏要换一个皇帝,难道你不怕下一个皇帝是一个朱棣么?

  非要给自己增加难度,嫌如今大金形势太好了么?

  不过这儿子再不争气,也是自己儿子,皇太极忍了又忍,这才扼住自己惩罚的冲动,只当没听到这混帐说的话。

  “二哥,这次恐怕要劳烦你了。如今大明可战之兵,大多集于山西,你与岳托带着两红旗与科尔沁盟军立即起兵,由灵丘、广昌突袭紫荆关,向北入顺天府!顺天府大明京城脚下,钱粮富庶,这次我八旗子弟回返辽东的口粮,可是需要二哥征集了。”

  “你们无需担忧其他各路明军,只管直趋北京城下,给大明皇帝以兵临城下的威慑即可,然后分兵劫掠地方,等待本汗与你汇合。”

  “多尔衮,你部立即东上广灵与德格类兵汇合,压制卢象升,若是卢象升真的向北勤王救驾,务必破其军,斩其首!”

  “艾度礼!蔚州之败,非你之过,本汗不苛责于你,你立即北上与阿济格、多铎汇合,令其弃守阳河口,虎裕口,全力向东攻打宣府各地,给本汗放开手脚,压制宣府守军,使其不能增援大明京城!”

  “其余各部,与本汗弹压朔州李征数部,多派斥候压制,令其不得与外界有任何接触,静待其他各路大军捷报!”

  皇太极一口气下达完命令,喘了几口气,挥手命众人退出,各自依令而行。

  在众人依令而退后,皇太极疲惫的坐于宽椅中,从案下取出一杆火铳,仔细的观摩着。

  这是一杆打制并不算精良的火铳,奇怪的是,上面竟然没有卡火绳的地方,通体黑幽幽的铳身,还显得十分的粗糙,摸上去还有些刮手,显然设计时首重的是威力,而不是手感。

  “就是这么个东西,竟然可以直面我大金八旗勇士?”

  面对着这么一个丑陋的东西,皇太极却是产生了极大的畏惧,汉人千千万,若是有了数万手持这种武器的士兵,那大金骑射的威力,还能维持的住么?

  与大明拼人力,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主意。虽然皇太极治下汉人包衣数量也不少,仿制这火铳也并非什么难事,但皇太极却是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。

  若是那些包衣都会使用了这种武器,那八旗还能弹压的住他们吗?

  既然解决不了问题,那便解决给自己弄这种问题的人!皇太极目光一寒,目光似乎越过了大帐,直接进入了朔州城中。

  ……

  在山西这种地形下,皇太极想要做到完全fēng suǒ xiāo息,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了。

  就比如冒夜偷越而来,正站在李征面前这个夜不收,就给李征带来了极其沉重的消息。

  前来救援的李悦部,损失极为惨重,一战之下,五千大军剩下不足三千,近两千忠勇将士魂断沙场,已经完全被打残了。

  二千人伤亡的数字,几乎已经比起历来潞州军伤亡总和还要多上数倍了。

  这一战的经过,李征已经了解过了。主要的责任人当然是李开莫,李征一直在笑话大明愚蠢的文官带兵制度,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轮到了他的头上。

  唯一令李征欣慰的是,李开莫并没有像大明文官那般,一旦战事失利,则将责任完全推给军方,而是主动上书详细说明战争经过,对自己的失误也根本没有丝毫隐晦。

  但是如何处理他,却是令李征大为头疼,毕竟李开莫代表的是李氏宗族,若是处罚太严厉,则会寒了宗族之心,对自己并非什么好事。

  处罚太轻,则完全没法跟麾下舍生忘死的忠勇将士交代。

  好在这事如今还不急,一切都可以等自己回到潞州再办,还有一段时间可以让自己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  对于已经接掌了大军指挥权的李悦提出继续北上救援的想法,李征想也不想的便直接拒绝了,如今大军新败,又兼缴获极多,自己这边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期,完全没必要再来冒险。

  如今更重要的是,如何在这场战争中捞取到最大的好处,这一点李征并不擅长,不过他相信他的监军与便宜老丈人,绝对会是这方面的专家。

  将严令李悦保持斥候联络,大军原地整编之后,李征松了口气,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头。

  这一次意外野战并最终击败阿济格的半个镶白旗,也让李征的底气多了几分,看来野战与满清八旗正面刚,潞州军似乎完全具备这个实力了。

  “报军门!城北大门上有大量劝降书信射入,其中有一封更是指名要军门亲启!”

  正当李征准备安歇之时,亲兵队长杨升荣突然在门外叫道。11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