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250章 友军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崇祯七年八月初七,潞州军官兵已经集结完毕。

  潞州军一众军官立于台上,看着下面一群群乱哄哄的‘士兵’,这些人大多都是临时抓来的军户。

  他们没有盔甲,没有旗号,许多人甚至连武器都没有一把。

  幸亏卫所中的佥事还有点良心和职责意识,没有将所有武器全部卖了换钱,这次出征的官兵的武器还是凑的出来的,不过却是清一色的长qiāng。

  这时,这些人也是乱哄哄的将武器拿在手中,许多人都是颇为新鲜的看着手中的长qiāng。

  不过眼中倒是没有丝毫喜悦,只是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,毕竟他们也是知道这一次要去哪里,那可是被传的如同有三头六臂的恶魔一般,如今自个儿找着上门,他们个个都是有种送死的感觉。

  左边是纷纷扬扬的两千余人,右边则是李征这次带来的人。

  人比人得列,货比货得扔。

  一看到潞州军的模样,再看看自己手下那一脸恐惧和遍地的哭号声。在台上伺立在旁的祝指挥,直觉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台上,实在太丢人了。

  这些潞州军一看就不一般,看他们整齐的队列,鸦雀无声的笔直站立姿态,就知道他们是清一色的战兵。

  这些战兵有着统一的制式盔甲,大部分人手中也是拿着长qiāng,但是只是他们那如同刀切斧量过,无论正看斜看都是笔直的纵横队列,就有一种不可轻侮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  “李帅这都是好兵啊!”

  众人都是行家里手,一眼就看的出来,纷纷惊叹道。

  “李帅,你哪来的这么多钱粮练兵?”

  祝指挥使一阵讶然,这种强兵只看脸面,给他的感觉都已经超越他的家丁了。

  要练出这么多的强兵,李征得投入多少钱粮?

  “祝大人过誉,这当不得什么。祝大人,好生约束一下贵部,将军令宣布下去吧!”

  李征含糊其辞的说道,根本不愿意在这上面多谈。

  听到李征的命令,祝指挥将这事放于一边,起身朗声道,“本官收到上官军令,数日内便要增援大同镇。你等随本官一起出征,若有功劳,自然人人有赏!”

  这话说的有气无力,下面应者更是寥寥,谁都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。对于东奴,别说立功了,能活着回来就是烧高香了!

  但是他们却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,在太原卫千,祝指挥说的话就是天,敢于反抗者,下场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  祝指挥也是知道不可能几句话让这些人为自己卖命,也是慷慨的拿出八百两银子,有些肉痛的黑着脸道,“这些便是上官下发的开拨银,本官也凑了一些,大家分了之后,便即起程!”

  祝指挥有一万个理由肉痛,上面发的银子到他手里也一共一千两不到。

  若非这次情况特殊,不拿出来银子不行,他绝对会全部吞进肚子里。此时拿出白花花的雪花银,真如割他的肉一般,他能舒服才怪。

  下面人群一阵哗然,他们的人数足有一千**百人,一共也就五百两卖命钱,一个人分到还不到四分银子,更是让他们士气全无、暗气暗生。

  似乎对于这种情况司空见惯,台上除了李征系的所有军官都对于这种骚动视而不见。

  甚至有些军官还觉得发的银子太多了些,若是能够少发一些,想必他们也是可以多拿一些。

  “大明士兵的命还真是不值钱啊!”

  李征心中对于这样的开拨费是嗤之以鼻,一年到头发不了几个饷银,到头来却是给人三分银子便要人上沙场拼命,祝指挥还真是能干的了出来。

  这根本就不是鼓舞士气,恐怕要比不发钱更加打击士气吧!李征心中也是不无恶意的想着。

  李征虽然对于这种喝兵血的事情并不认同,但是他也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祝指挥。

  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兵,他也没有为之出头的道理。

  潞州军的士兵们倒是没有多大骚动,偶尔之间交换眼色,也是显然对于这不到四分银子的开拨费十分的不屑。

  他们随便一次剿匪下来所获得的银钱,早就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。

  虽然钱不是问题,但对于潞州军的官兵来说,问题却在于建奴身上。

  这次是面对着凶名在外的建奴,他们心中也是不停的打着鼓。

  大明朝自万历末年以来,十数年下来,大明就从来没有一次象样一点的胜利,建奴的凶威可谓一时无两。

  若非这是李征的命令,再加上违背军令的严厉惩罚,他们还真不愿意出来。

  不过很多人也认同李征所说的,建奴没有打过败仗,咱们潞州军自建军以来,也同样没有打过败仗!

  不打下试试,谁知道谁更强一些?

  这些衣食无忧,甚至可以说是百战精锐的潞州军尚且心中打鼓,更别说这些被强迫而来的卫所军了。

  尽管百般不愿,但是这些军户们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,在虎视眈眈的家丁的注视下,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拿着这些微薄的断头钱,迈开步子,向着未知的前路而去。

  事实上,在祝指挥眼中这些人都是炮灰罢了。说白了,也就是拿着他们壮壮声势,给上面一个交待。

  毕竟遇上建奴,就算他和家丁都得望风而逃,更别说这些卑贱的军户们了,根本就是消耗品,用他们来吸引住建奴的注意,他和麾下家丁才能更安全的离开。

  用五百两银子换自己的家丁,更是怎么算怎么划算的事情。

  若非逼不得已,必须给上官们一个交代,祝指挥连这五百两银子都不想出,毕竟五百两银子,至少也够他多补充数十个家丁了,这才是正常的扩大自己实力的事情。

  乱哄哄的将银子放下去之后,李征的潞州军已经行的远了。还不清楚李征脾气的祝指挥,唯恐会惹恼李征,也是急不可耐的带着人随后向北方而行。

  这近两千被抓来的军户,别说战斗yù wàng了,就算是行军,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。

  没行走多长时间,便开始一个个的喊累,二十里走了数个时辰还没走完一半。而再看潞州军,已经完全看不到后军的影子了,差距完全就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照这个速度,估计只是走至数十里外的阳曲,都至少需要两天时间。

  对于这样的速度,祝指挥自然是不能容忍的,一声令下之后,数十个家丁也开始鞭抽棍打,一时间鬼哭狼嚎之音不绝于耳,队伍的速度终于快上了一些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