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218章 恶魔在人间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人群一片寂静,人人都是头皮发麻的看着这个说话之人。

  “不过其他办法也不是没有,这种其实还不算什么,毕竟这么玩的话,还不算折腾人,死的也快。”

  “还有一种办法,那便是将人吊起,也不用吊太高,脚尖堪堪挨着地,在下面放上一个火盆或者铁钉板子,一落脚就会钻心的痛,估计这个办法对付李员外一家人也凑合了,若是还不行,就只有再用其他几个办法了。不过,那些办法就有些残忍了!”

  这人摇头晃脑的道,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。

  不过这幅模样在李员外一家人眼中,那不啻于恶魔的微笑,这两样已经够震慑人心了,稍微想想就身子哆嗦,要是再有更厉害的,他们真的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。

  “当家的,要不将这些人交给我,我肯定能让他们将内裤藏哪都能问出来!”

  这人故意的请命道,看到几个年轻的已经开始想二次屎尿齐流了,促狭的道。

  “百善孝为先,这些人肯定不会愿意李员外爷先试水的,要不从年轻的先开始?虽然咱没有多少经验,但就可以从实践中慢慢学习,弄死一两个以后,咱一定能够收发自如的!”

  还有可能先失手弄死几个?几个年轻人一下子瘫倒于地,生来就一帆风顺的他们,如何经的起这般的恐吓?

  还没等雷康回答,这些人也连滚带爬的行至雷康与雷德面前,一个个倒豆子一般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。

  雷康微笑的倾听着,不断的点着头,这几人知道的东西若是全部到手,这次就真的是发达了。

  未来潞州营单靠抄了这李家堡,至少一年有余都不用再担心粮食问题了。

  “李员外,这就麻烦你了,将这些拿出来吧!”

  雷康微笑的看着李员外,原本心中对他无边的怨气也是消散一空,真如看一座金山一般,越看越是喜欢。

  “你妄想!”李元乘却是沉稳了下来,心中一片死寂,若是失去了这些东西,他就算活着,也是生不如死。

  “这个就由不得你了,你若是痛快的说出来,我可以放你其中一个儿子。若是我自己搜出来,你一家老小就一起上路吧!”

  雷康脸上浮上一层冷意,话语也是不客气起来。

  “这些东西,想必也不会是你自己每次亲自去放置的吧,偌大的一个李家堡,知道内情的人应该会不少,杀的人虽然不少,但是总有几个知情的。你最好不要事后后悔,满门被你断送的一干二净!”

  雷康一脚踩在李元乘脸上,脸色已经开始变得狰狞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李元乘戟指着雷康,也是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雷康的这番话也是正好正中他的软肋,不怕贼寇凶狠,但是贼寇若是有脑子,那就有些恐怖了。

  “我给你一刻钟时间考虑,我的手下也会去搜寻知情之人,若是让我先找到了,你到时就算说了,也是自误全家满门!”

  雷康冷冷甩下这句话,当着李元乘的面下达了命令。

  这种事自然需要头脑灵活之辈去办,而方才知情识趣,用言语恐吓的陆成绪自然是最好的人选。

  雷康也是十分放心的将这个任务交于了他,若是这小子都寻不出来,其他人就更加不用多想了。

  “我如何相信你会信守诺言?”

  没有了退路,李元乘也是艰难的开了口。

  “你没有选择,要么信我,可以保留一个儿子。要么不信,带着全家共赴黄泉!”

  雷康不屑的道,到了这个份上,居然还想跟自己讲条件,简直是不知死活。

  “你……”李元乘这辈子也没有这般憋屈过,但是他却是一点脾气也是发不出来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,屋内除了李元乘轻重不定的呼吸外,再没有其他声音。

  而外面的声音却是不断的越来越响,这是由李元乘的子嗣提供的信息起出来的钱粮所引起的欢呼声。

  这些贼寇谁也没想到一次征战就可以收获这么多的钱粮,欢呼声不绝于耳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元乘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,几个儿子的哭求声也是让他根本安不下心来细想利弊。

  不多时,李元乘也是只能下了决心,信这些贼寇,毕竟他也是别无选择,这些贼寇迟早也是能够找到知情之人。

  有了李元乘的配合,一个个隐晦的地窖也是暴露于雷康等人面前。每一个地窖的开启,都是让他们一阵阵的欢腾。

  乱世之中,粮食的宝贵谁都明白,有了这些粮食,他们活下来的机会将会大的多,这是谁都明白的事情。

  “大当家,找到了!找到了知道内情的人了!”

  突然,一声欢喜的声音也是远远的传了过来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,一个被绑的象粽子一般的家伙被提着扔进了大厅内。

  “李管家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!”

  之前那个讲出种种恶毒折磨人法子的贼寇突然桀桀的怪笑起来,笑声中带着说不出来的仇恨。

  “你,你是陈,陈秀才?”

  这个管家一阵发愣后,终于看明白怪笑的人是谁,顿时失声惊叫了出来。

  “没想到李大管家竟然还记得区区在下,在下可是无日不思念着你啊!我妻子被人掳去,三天后便跳了井。我三个孩儿,最大的被活活打死,二女儿才十一岁,也被你们蹂躏而死,小儿子才两岁,你们就将其扔在井里活活溺死,此情此景,在下可是没齿难忘啊!这七年来,我没有一日不念着你的‘恩情’啊!”

  这人说话虽然极为平静,但话语中那股子怨恨却是浓的快要化不开了。

  这样几乎quán jiā sǐ guāng光的惨剧,若非亲耳听到,谁也不敢想象世间竟然有这种恶魔。

  众人突然对于陈秀才这般变态的爱好,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对于这个陈秀才,他们的态度也从之前的厌恶慢慢变成了同情和怜悯。

  “大王饶命啊!小的已经将所有钱粮地窖全部说出来了,你答应过要饶小的一命啊!”

  这个管家见到这阵势,顿时直接屎尿齐流,在地上拼命向着雷康蹭了过去,希望得到庇护。

  他在李府这么多年,这看人的眼光极准,一下子便认出了何人才是主事者。虽然他得到的只是审问他的小喽啰的保证,但他这会儿却也顾不得了,哭嚎着哀求着。

  “真的全部讲了出来?若是全部说出来,老子饶你一次又何妨?若是有一点不实,被老子知道了,你就跟他解释去吧!”

  雷康在心中已经将之看成了一个死人,但面上却波澜不惊,一指旁边已经身体颤抖的陈秀才,平静的道。

  “我的床下还有一个地窖,那是小的平生的积蓄,其他的已经全部说了,一个不剩下!”

  李管家拼命的挣扎着,一万个保证,他明白落入陈秀才手中会有什么后果,根本不敢有丝毫的隐瞒。

  “给他解开绳索,放他滚蛋!”

  雷康一听到这个答复,心知他不可能说谎,便直接吩咐道。

  眼见下面的人迟迟没有回应,便明白这些人心中都有团火,委实不愿放过这个恶魔。

  “老子说话算话,老子不杀你,更要放了你。但出了这个门,老子就管不着别人了!左右,还不快动手放人?!”

  雷康平静的说道,说完转身就走,全不理会身后那一声惨叫后,接着便是滔滔不绝的恶毒咒骂。

  对恶魔失言一次,雷康并没有任何愧疚的感觉,反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做善事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