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206章 有了目标了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送走了李开莫,李征便有些坐不住了。

  亲卫营的伤员停留在柳树堡休养,李征带着其他人回返泽州。

  在泽州,李征又一次受到余行则极为热烈的招待。

  看着赵海陪座在一旁,余行则脸上笑容依旧毫无尴尬的模样,李征也是极为欣赏这家伙脸皮的厚度。

  这已经是将厚黑学学到极高境界了,谈笑间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。

  李征是真的不太在乎,席间甚至还微笑着举杯,与神色尴尬的赵海请了几次酒。

  不过这也只能是场面上的动作了,既然赵海已经踏出了这一步,那双方的关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。

  这种迎来送往的酒场,李征突然觉得已经没什么意思了。

  这种场合对李征来说,却不可避免十分的繁多。刚回到泽州的一天时间,已经有十数道请柬送至。

  对于这些邀请,李征除了余知府给面子应邀之后,其他的一概推掉。

  第二日,按规矩去拜见一番监军之后,李征便带着谢文举交代的满满当当忠君报国的教诲,离开泽州前往高平县。

  到了高平,李征胸襟顿时为之一振。

  若说泽州城的气氛是刻板、麻木,那高平县如今的情形就是激昂与奋斗的场面。

  还有半个月才到秋收,现在并不是忙季。

  但无数的百姓却是勤奋的劳作着,修茸水渠,打凿更多的灌井。

  经历了夏收,在种种赋税并不重的形势下,这些百姓大多都吃的上饭了。虽然吃饱的次数还不多,但精气神已经恢复了过来。

  如今的各项工程,李征需要投入的已经不多,除了必要的工钱支付外,甚至连饭食都停下了。

  如今的田票,通过夏收赋税已经建立起来了。

  百姓们都不是笨蛋,如今大明收的赋税是银子,但银子是有杂质的,将其中杂质去掉的过程就是火耗。

  这个火耗多少,百姓们根本不懂得,只有官府说多少便是多少。哪怕明知亏了,也没地申张。

  辛苦忙了一季,打了新粮,低价卖于粮商,得到的银子还要再经历一遍火耗,中间的损失委实令人心疼。

  但用田票缴纳赋税却没有损耗,几张轻飘飘的纸片,便可将一切都省去,也省去了一家老小齐上阵运送粮食的辛苦。这种好事,谁不愿意干?

  因此在李征佃户中,田票的保有量开始不断上升。人们也更愿意用这种田票来冲抵银钱。

  而李征安排的工程,饭食也是可以用田票衡量的,许多百姓一算这帐,觉得自己带饭还更加划算一些。

  因此很快,工地上饭菜便在百姓们强烈要求下,直接变成了田票。

  眼看快到秋收赋税交纳之日,工地上干活的百姓都是十分的卖力,期望得到的田票能够达到田赋的数量。

  这对于李征来说,只要他能维持住田票的信用,那他发行田票代替金银,就是一种空手套白狼,一本万利的买卖。

  随着他慢慢将田票用于自己的产业之上,通过田票换取的金银买来货源,再用货物将百姓手中多余的粮票收回,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供应链。

  而且随着百姓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他们对于生活必须品的需要就会越来越大,那么卖掉多余的粮食换取田票,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。

  当泽潞二州田票能够代替银两进行自由贸易之后,李征觉得就算只凭借二府之地,他也能养活至少两万的军队。

  毕竟所有资源已经通过货币全部抓在手中,统合了所有资源,整个地区的财富已经高度集中在统治者手中。

  难怪历史上那么多的欧洲小国,巴掌大的国土面积,但却能游刃有余建立起一支近代军队,然后再通过征服弱小的国度建立殖民地,将这桶金更加的扩大开来。

  近代历史书上说,纸币是近代国家所获得的第一桶金。这套完全可称之谓空手套白狼,左手交右手的把戏,得到的不是横财才是见鬼!

  工地上进度一直很快,甚至比预料之中的速度还要快上一线。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也并非完全因为所有人都十分卖力干活。

  人上一百,各形各色。

  那里也不缺少浑水摸鱼的存在,只是这些人大多都下场凄惨,不仅家产全部被没收,甚至连人都被逐离。

  清除这些害群之马,不仅可以节约大量资源,还给老实干活的人一个交代。

  本来人不患寡而患不均,只要大家都一样,哪就不会有人有什么意见。

  在这里,李征仔细的听了徐勇吐沫横飞的介绍。

  如今高平县人口已经恢复到了两万左右,田地开垦数量也有了十多万亩,只是夏收时便收获赋税近三万石粮。

  当然这只是纸面上的数字,实际上收获最多的还是一捆捆田票。

  不过这纸片也并非完全无用,起码治下百姓们基本上都是认可这东西的,用来买卖十分方便。

  而在城池中,李氏商行的铺子,也承认田票的存在,只要是李记铺子,这东西就是硬通货,比银子还要坚挺的存在。

  如今徐勇麾下已经开始推行田票作饷银的过程,不过因为田票才刚刚发行,愿意用田票代替银子的还不多。

  而且这些人也大多只是领了几个月田票,凑够自家田产需要的赋税数量之后,便再次接受银子。

  对于这种情况,碍于李征不得强制推行的命令之下,徐勇也没有太多办法。

  这种情况李征并没有不悦,毕竟田票的信用还远没有建立起来,推行困难也是意料之中之事。

  眼下他的财政因为田票在其中的好处,反而还略有好转。

  商铺中使用田票的百姓数量也不算多,大客户之间还是银钱交易,货物交易产生的利润,也足以冲抵田票带来的亏空,眼下也稳的住情况。

  李征相信只要这种情况稳定个几年,尤其是商行能够确保货物充足供应的情况下,田票信用的牢固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  至于商行的亏空问题,李征自信可以通过征战来弥补过来。

  不过不挣钱的战争,李征还是会敬谢不敏的,伤亡大的战斗也要尽可能的避免参与。

  好在这个世道上,还多的是这种目标,虽然以他的身份明着做这种事肯定不行。

  但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

  李征的思想明显没有滑坡,他已经有了不少可以动手的目标了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