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次出征(二合一)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崇祯四年六月初三。

  大同镇边军以虎大威为首,八千劲卒滚滚南下,与辽东来的曹文诏合兵于太原城下。

  两股大明强军合兵后,再次汇合山西镇兵马两万,主动向南出击,于三日后大败流寇大军北上收集粮草的王自用,斩首两千余。

  王自用兵败后收拾残兵与与围攻临沧城的王嘉胤合兵一处,人数十数万,连营直达天迹。

  见流寇势大,官军纷纷畏缩不前,曹文诏却丝毫无惧,带着三千铁骑往来冲击,所过之处流寇无不抱头鼠窜,根本没有一合之敌!

  目睹曹文诏之悍勇,官军士气大振,全军掩杀而来,流寇大败。

  是役,一身拉风的金盔金甲的王嘉胤被阵斩,另一位大头领王自用于敌军中不知所踪,二人麾下十数万部下,当场阵斩数万,其余除了数万余人南逃泽州投奔高迎祥部外,尽皆零散四方乡间!

  官军再接再厉,于三日间便横扫整个汾州,于浮山追上流寇余部,一场激战之后,只有万余流寇逃入泽州境内!

  官军势如破竹,数万人涌入泽州,扑向高迎祥的流寇大军。

  高迎祥接到消息后,便十分干脆的将已经失了胆的流寇炮灰全部抛下,带着麾下老营全速赶去大营。

  终于在官军大举进攻之前入营,接着便全军撤向平阳府。不过士气高昂的官军并不打算放过高迎祥,在全速追击三天后,终于在垣曲咬住流寇大军。

  依旧是在曹文诏打头进攻,并且势如破竹之后,无数官军山呼海啸一般的扑向已经全线动摇的高闯流寇军!

  这一战高迎祥大败,靠着老营骑兵拼命突围,这才顺利逃脱,带着万余残部逃至白浪渡口,将十余万‘大军’丢给了官军享用。

  靠着送了这十余万战五渣人头的军功章,官军大部都被这场盛宴所吸引,只有曹文诏的三千铁骑依旧不依不饶的追了过来。

  靠着这数年走过十数次的熟悉道路的优势,高迎祥从容设下埋伏,伏击了一把已经骄横的快要上天的曹文诏部。

  万余老营在绝地爆发出巨大的勇气,四方夹击之下,官军铁骑小半个时辰便被灭了数百骑。

  眼看流寇包围圈越来越厚实,就算英武如曹文诏,也不得不憋屈的带着部下杀开一条血路,灰头土脸的无功而返。

  没有了威胁的高迎祥部,并不敢去追击曹文诏部,只是快速的收集好船只,强行渡过了黄河,进入了中原腹地。

  ……

  高迎祥终于走了,李征却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这一次他部下损失太大了,虽然心中有准备,但还是让他心口阵阵抽痛。

  不包括佃户们,单单是潞州营,阵亡官兵数目就有一百三十余人,重伤、残废者百多人,至于轻伤者就更不用说了,估计很难找出来没受伤的。

  护田队这次损失更是高达四成,阵亡六百余,重伤、残废者多达两百余人,完全算的上是毁灭性的打击了。

  其中中下层军官伤亡率更是高居不下,若非这几仗下来,很是锻炼出来一大批合格的军官种子,部队的框架都会出现问题。

  更令李征头痛的是,这些官兵都是要抚恤的,虽然如今了手中不缺银子,但一下子拿出来数万两真金白银,还是让他有些囊中羞涩的。

  虽然李征开销不小,但李征的收入却是步步高升。在连续收拾了两府数县之地后,李征前后收入腰包中银子还是有十数万两银子的,至于粮食更是多达数万石。

  这些东西虽然还有三成给了下面的官兵们,但靠着坚持不懈的卖地,他还是将银两收回了大半,只是粮食却只根本没能收回多少。

  不过大半年来,随着麾下人马不断的增多,再加上三县四地大开垦还有各地水利的修葺,李征的财富已经缩水了一大半。

  若是按照李征之前定下的规矩,阵亡士兵一次性得到三十两的抚恤银,还有三十亩土地。此外还享有不高于三十亩田地的田赋减半,他们的家属还能享受每年三石粮食的补助,这个补助将持续十五年,到时自动中止。

  而伤残士兵补助则是二十两抚恤银,二十亩田地,所得田地田赋减半,唯一没有的就是家属的补助。

  这次一下子就让李征拿出三万余两银子,外加数千亩的田地。

  拿出这些东西,李征并不为难,李征唯一气愤的是,这次的缴获数量并不多。一共抓住俘虏三千余,所得银两一万三千余,粮食只有两千余石,无论如何,都是巨亏啊!

  这些缴获还得和正面血战一场的官兵们分润三成,而且为了保持士气,李征还得另外拿出一些奖励一下作战勇敢,或者战功过人的先进个人。

  虽然这些俘虏李征虽然可以再次从他们身上得到利益,比如扔进矿井挖矿等,但李征也不可能饿着他们啊,还有这些人跑散的家属,一旦再寻过来,至少也得有小万人上下吧,若是都养着,李征唯一的感觉就是,男人太难了。

  这些事虽然头痛,但李征起码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怨言。不过显然他是没有时间去办这些事了,来自汾州方面的调兵令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了。

  李征有些想骂娘了,自己这次已经这么的惨了,那边竟然还不肯放过自己!

  痛骂了几句后,李征直接召来了李开莫,与他商讨此事。

  “七哥,这极为不妥!这些田地可是可以传家的,哪能这般轻易给予外人!”

  令李征意外的是,这位族弟对于这种抚恤政策极为的反对,简直已经有暴走的趋势了!

  “虽然如今七哥家大业大,但若是如此不惜根本,家业大败之日便指日可待!”

  李征无语的看着这个便宜族弟,他都有些怀疑,自己拿出来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田地,难道自己记错了,这些田地还有这李开莫的份不成?

  好不容易等这位族弟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,李征想了想,平静的问道,“莫弟,七哥两年前可有这般多田地?又为何这两年便聚起这么大的家业?”

  “那是七哥战无不胜!另外也是时势造就!”

  李开莫愣了一下,然后铿锵有力的说道。

  “七哥一个人能做到战无不胜么?或者说,没有这么多忠勇的将士,七哥拿下这么多田地,一个人能守的住么?”

  李征尽量将语气变得温和,以一副讨论的口吻与李开莫说道。

  对于这个向来聪颖的族弟,他可是一直寄以莫大的希望。

  “七哥又不是神仙,为何这些人肯为七哥舍生忘死?为何每一次面对数倍十数倍的敌人他们从不退却?哪怕这次面对凶名天下皆闻的闯营,他们有没有后退半分?你见过哪路官军在伤亡近四成的时候,还能死战不退?”

  李征的语气也慢慢的变得高亢起来,表情跟着严肃起来。

  “七哥保证了他们的粮饷不缺,更有严厉军法震慑!”

  这一次,李开莫的声音也低了八度,有些不自信了。

  “论起粮饷待遇,普天之下,有哪支军队及的上关宁军?论起军法,大明各军七杀,五十四斩,哪一个军法不比为兄严厉?但哪支官军又能做到遇敌誓死不退的?”

  李征摇摇头,依旧是那副不满意答案的模样,不断的反问着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李开莫终于没有再反驳了,原本的怒气也消散了大半,但年少人的自尊心还是让他不愿服输,昂着头道,“我知道官兵誓死奋战,是因为七哥待他们极厚!不过这又分田又赏银子,还有连带养活他们家属十五年,这也太过了吧!”

  “你错了!七哥对待他们并不算优厚,只是按照大明官兵的普通待遇给他们粮饷而已。”

  “他们之所以肯为我而战,不仅仅是这一份粮饷,还因为他们看到了盼头,因为他们觉得七哥会给他们家小一条活路,一条让他们家小在乱世可以安稳活下去的希望!”

  “这个希望他们活着的时候,自然可以自己把握。但是一旦他们战死或残废,他们当然会对这个希望产生怀疑,毕竟没有亲眼所见,总是会不放心,这是人之常情。”

  “为兄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>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