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九十四章 杀官兵啊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崇祯四年五月二十三,潞州军正式进入泽州境内。

  一踏入潞州境内,看到的境况便与潞州内完全不同。

  一路行来,道路周边的树木几乎都被扒光了树皮。正值盛夏,大地却完全如同深秋一般枯黄一片,地上甚至连草根都没有剩下。

  道路两边延伸向远方的那连枯草都没有的荒田中,处处可以看见倒毙的尸体。这些尸体有老有小,散发着阵阵刺鼻的臭味,让人仿佛置身于森罗地狱,让人心中发毛。

  好在这道路近旁的尸体已经被韩店这边清理过了,但是这臭味却依旧挥之不去,令人心烦意乱。

  队伍沉闷的行进着,所有人都有些庆幸,自己生在潞州而不是泽州。不比不知道,一比较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生活在天堂之中!

  否则那远处密密麻麻的尸体中,或许就会有自己或者自己家人的。这个要命的时代,若非将军给自己在军营中一口吃食,家人因为自己当兵被将军分了田地维持着,这也许就是他们可预见的未来。

  感同身受,这些士兵们原本只是因为受制于严厉的军法这才做到令行禁止,是因为一口吃食这才忍受各种严苛的约束。

  但这一次,却是因为强烈的视觉冲击,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已经算的上美好生活的不易,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开始融入这个集体,并以这个集体一员为荣。

  再行十数里,便是一片废墟的孙家堡,道路上的尸体也多了起来。

  其中许多尸体已经开始腐烂,甚至有些尸首上少了许多皮肉,一看就是被人割去的。

  吃人,这个词若是在书上看到,只不过会让人不舒服一下,但是真的亲眼看到,这种场景完全并非普通人能够淡定视之。

  起码李征的队伍中,能够忍住胃里翻腾的并不多,队伍中处处都是‘哇哇’的呕吐之声。

  整齐的队伍早就不成样子,包括李征在内,处处都是蹲地地上大吐特吐的潞州士兵。

  幸亏这是流寇肆虐过的,人烟已经稀薄的令人发指,这才没有造成大规模的瘟疫现象。

  这附近已经看不到活人,甚至李征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在鬼域中穿行。为了克服心中的恐惧,也为了不爆发大规模的瘟疫,李征便下令收拾道路两旁的尸体。

  这个命令李征自己带头执行,士兵们见到李征都动手刨土挖坑,也没有了抵触心理,全力将一具具尸体推入一个个挖好的大坑,让他们得以入土为安。

  经过这一番清理,士兵们也渐渐克服了对尸体的恐惧,转而是对这些一看就是穷苦人的同情。

  再看到带头泪如雨下挖土掘坑的李征,在他们心中慢慢变得高大了起来,也许在这个乱世,真正肯给他们这些穷苦百姓一条活路,愿意为他们带来仁慈的,也只有将军大人吧。

  这一番断断续续的清理已经是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,再将孙家堡也清理完成之后,已经是天色将黑。

  潞州军点燃艾草将空气清理一番后便宿营在这里,一夜无话,所有人都碾转反侧,难以入睡,各自想着心事。

  第二日一早,队伍气氛更加沉闷了一些,许多人已经是麻木的向着南方不断前进着。原来昂扬的士气,还未见到敌人,就几乎被这人间地狱给磨灭到了谷底。

  李征心中则是有些痛苦,虽然早就明白,自己根本救不了这么多的人,但是没有看到遍地尸体之前还能自我má zuì。

  真正见到这种惨状,还是让他心脏不断的抽搐着。虽然见惯了死亡,但却没想到,普通百姓受的苦难会如此坎坷。

  他的脑海中还不断的回想着昨日所见到那一副画面,那一具斜靠在一棵杨树上的女尸,那是一个已经糜烂不堪的尸首。

  在她的怀里,还紧紧的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一只手死死的将那婴儿的小嘴紧紧的贴在她那...上,那婴儿小手斜举,似乎想抓住什么,但至死也没有抓到。

  李征心中暗暗颤抖,他十分自责的想,若是自己当高平县流民开始极致反弹,流民涌入韩店之时,自己当时能够稍微甄别一下,放一些妇孺进来,会不会就不会有这种人间惨剧。

  但理智告诉他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一旦他放开口子,那等待他的将是如同决堤的洪流!

  要么他将这股洪流斩杀殆尽,要么就是被这股洪流将自己辛苦经营下来的一切化为乌有。

  看着身边一个个麻木的脸庞,李征心中更是一沉,一支麻木不仁的军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。想到此处,他立即停下脚步,喝令立即整队。

  原本训练中十分钟之内便可以完成的队列变换,足足花了近二十分钟这才排列整齐。

  望着这些各种负面情绪于一身的队伍,李征深深吸了一口气,语气沉重而又坚定的道,“弟兄们,我在你们眼中看到了迷茫,疑惑,紧张,恐惧,焦虑,看到了你们心中的不解。”

  “见到了这么多的恐怖事情,你们也许都想返回潞州,希望保护你们自己的家人不会遭此横祸!”

  这是士兵们的心声,他们不由自注的挺直了身体,目光充满希冀的望着李征,希望听到他们最想听到的撤军命令。

  “但是这是不可能的!”

  李征一句话让许多士兵眼中的希望暗淡了下去,李征接着说道,“我们若是就这般回去,是保护不了我们的家人的。不仅保护不了他们,还会害了他们!”

  “你们都是穷人出身,你们都知道挨饿的滋味。但是你们大多数都不知道快要饿疯了会是什么样的感觉,我来告诉你们,那就是什么都敢吃,什么都敢做!”

  “几百饿疯了的人,我们可以结阵挡的住。”

  “几千饿疯的人,我们可以依靠城堡挡住他们!”

  “但是上万,甚至数万这种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,我们是挡不住的……”

  “流贼不是流民,他们是抢劫抢出甜头的人,孙家堡的遭遇你们也看到了。一旦他们卷起足够多的流贼,一旦他们将粮食啃食干净,那么我们还算富裕的潞州,必然会是下一个被他们祸害的地方!”

  “我们现在不趁他们还没有壮大的时候,先行击灭了他们,难道你们想等到他们足够强大的时候,杀到你们面前才会后悔,后悔你们无法再保护自己的父母妻儿,后悔你们为何没有在你们有余力的时候先行除了这祸害?”

  “你们说,你们是愿意当缩头乌龟,大难来临之时被人敲碎龟壳炖了你们一家老小,还是先行出击,将他们这些gǒu niáng yǎng de打痛,打到他们不敢再正眼看我们的父母妻儿?”

  “你们是愿意当乌龟还是愿意当一个堂堂男儿?”

  “现在告诉本官,你们是战还是退!”

  “战!”

  “战!”

  “战!”

  无数的声音怒吼着,李征描绘的画面让他们个个不寒而栗,一想到那被啃的光溜溜的树木和草根,他们就对这些如同蝗虫过境寸草不留的流贼无比的恐惧和痛恨。

  再一次向前时,军队的士气终于完全提升了起来。他们眼神中不再有犹豫和退缩,步伐更是坚定而又力。

  见士气可用,李征便下令强行军至高平县城。徐三所带的夜不收也完全放开马缰,军队终于以战斗状态扑向前方。

  数十里的距离对于李征部并不算什么,尽管山路艰难,但数个小时他们便看到高平县城的城墙。

  探马也早传回情况,这群流贼人数大概在三千人上下,少部分人有铁质武器,大部分人都是自制的木质武器。

  而他们面前也终于出现流贼的队伍,出乎李征预料的是,这群大部分拿着木叉,木qiāng等农具‘武器’流贼队伍,竟然敢于出战前来拦截自己。甚至远远看见自己,便一窝蜂的涌了上来,那一声声嘹亮的口号也是响彻四野。

  “杀官兵啊!~”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