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错
关灯
护眼
字体
第六十八章 奖罚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  李征的报捷文书也是早早便即传入长治,数万流贼已经被扫灭,潞州已然大定!这捷报也是让卢知府欣喜若狂。在李征回转前一个月前,他也是迫不及待的将报捷文书送入北京,这不仅是向北京报喜,更是向北京证明他的能力。

  虽然仗是李征打的,但是他卢怀真运筹帷幄的功劳也不小,一个知人善用、文武俱全的点评是少不了了。虽然借此入阁为相不可能,但是任职满期之后,调任一个富裕的府任知府却是可能性极大,甚至可能会在江南就任一任知府,若是官做到这份上,这辈子就已经可以满足了。

  而内阁发回的票拟更是加深了他这种猜想,甚至连崇祯皇帝都是闻讯大喜,亲自在票拟上给予批红,这不仅是难得的殊荣,更重要的是,让皇帝知道了自己的名字,对于自己的前程自然是上佳的喜讯!

  因此,李征率兵回城之时,卢怀真也是给予了最大的礼遇,不仅文武俱到,更是亲自出城相迎!以知府之尊迎接一个武夫,估计这也是卢怀真这辈子第一次,也将会是最后一次。

  虽然李征缴获的物资已经有一大半先行运回军营,但是还是有数十车的钱粮随同他进入长治。若是换在平时,卢怀真说不定还会雁过拔毛,但这会儿心情极好之下,也只是在心中暗骂一句这厮还真是敛财有方。

  一场庆功会后,李征也是被卢怀真唤入书房中相谈。不同于上一次卢怀真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,这次的卢怀真却是极为的热情,不仅无视了李征的报拳礼,更是称呼间都熟络了许多。

  别人笑脸相迎,李征自然不会再那般跋扈,很是难得谦逊了一番,言语有礼的回答着卢怀真的问话。对于李征这种难得的恭敬,卢怀真虽然口中说着不用多礼,但是心中却是极为受用。

  听着李征讲着如何与流寇浴血搏命,卢怀真也是阵阵的惊叹,对于李征加工出来的战斗,他也是听的如痴如醉,不时的发出几声,‘杀的好’的叫好声。

  当听到李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,彻底清剿了流寇,卢怀真脸上连连感慨李征做事认真。心中却是嗤之以鼻,他觉得李征非要赖着大半个月时间,恐怕搜刮出来数百辆大车的钱粮,这才是你的目的吧!

  虽然对于李征的这些钱粮没有多少念想,本来一想到李征捞到这么多的钱粮,他没有从中分到任何好处,心中还是有些不太舒服。

  好在这次李征倒是突然学会做人了,卢怀真还未想好该如何暗示一番,李征就主动的将其中两千两银子暗中送进了他的后院。这可基本上是他为官一年除掉孝敬上官的例钱之外,能够纯捞到的好处数字,因此听到管家的汇报,卢知府才会这般在书房中对李征热情有加。

  这一次,不光是将自己能吏的名声拿了回来,还多收了一年的红利。这也是让他对李征越看越满意,甚至若不是朝廷制度,他都想带着李征上任了。

  “大人见谅,卑职这次攻下流寇大营,流贼掳掠的银子大多在其兵败之时被他们带走,所获着实不多。若是大人有意,卑职可以拿出一些粮食出来。”李征拱了拱手,假腥腥的说道。

  “无妨,这些本官用不着。府中如今供给不了游击营多少粮食,这些粮食正好可以用来养军!”卢怀真大手一挥,大度的道。

  事实上,卢怀真却是根本不象他表现出来的这般大度。毕竟粮食在这种灾年可是好东西,若是可以的话,卢怀真绝对不会放过,但是若是他真的敢开口要了,估计李征当场就敢翻脸。眼下的李征这般乖巧,未来还需要他多多协助自己镇压地方,既然如此,大家相安无事岂非更好?因此这些粮食对于卢怀真来说,完全是一个鸡肋。

  “末将还有一事,请大人做主……”见气氛挺好,李征犹豫了一下,将与屯留知县冲突一事略过重点,大略说了一遍,“末将只是一个武夫,若是县令大人非要为难,卑职也是极为难受。”

  “这个你无需担心!”李征他肯定是要护佑的,否则这厮敢把潞州府给搅个底朝天,只是在心中稍稍一盘算,卢怀真冷笑一声,“失城之事还未与他清算呢,他不来罗唣便罢,若是他非要不依不饶,本官定会治他个弃城失地之罪!”

  对于卢怀真一副为自己出头的模样,李征心中嗤之以鼻,毕竟文官之间本来就不会互相为难,更不可能为一个武夫大打出手。不过只要卢怀真站在中间立场,不偏帮对方,那小小的县令根本闹不出什么风浪!

  “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,本官还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!”卢怀真微笑着看着李征,“朝廷数日前来的公文上已经命你为潞州府分守游击武德将军,官身文书以及印玺上的代字已经去掉了!新的官身和印玺想必数日内便会到来!恭喜小老弟了,这般年轻便可称将军了!”

  李征无所谓的站了起来,向北京方向报了报拳行礼道,“朝廷洪恩浩荡!也多谢大人栽培!”

  “好好为国尽忠,日后称帅封候也不是不可能之事!”

  看着李征那有些敷衍的态度,卢怀真头皮又开始发麻了,不过还是十分温和的说着套话。

  ……

  离开知府衙门后,李征没有直接回游击府,而是信步回到军营,如今的他可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。

  首先第一件事,便是收拾那些在战场上不服从一切缴获归公的官兵。

  缴获的东西不仅仅是李征发下赏赐的保证,更是李征安身立命的根本,这一点是底线,完全不容许任何的碰触!一旦有人触碰,那便没有丝毫的情面可言。

  来到军营,四十多个在战场上私藏金银的官兵也已经被筛选出来了。

  李征的军队不同于大明其他的官兵,潞州营的组织性更加严密,官兵之间的联系同样牢靠。在自己人眼皮下玩猫腻,当真是自寻死路。

  对于这些人,李征没有其他的态度,就是直接驱逐出营,连同他们曾经发下的赏赐和饷银也一并追回,任其在外自生自灭。

  这些才刚刚吃了不久饱饭的家伙们,闻听到这种下场,顿时个个呼天抢地,赌咒发誓再也不敢有下一次。但是他们的哭嚎根本无人理睬,不仅被乱棍打出营外,更是在闻讯而来的家人面前再一次被打骂了一番。

  这已经不单单是他们自己的事了,没有了他们的粮饷,一家老小的生活便立即失去了指望,数倍的人在外泣血哀求,却是根本无人理会。

  这种下场也是让潞州营中其他官兵个个庆幸不已,尤其是那些已经置田安家的老兵们,更是庆幸自己把持住了手,没有参与其中。

  这一番军法的威严也是深入人心,无人敢于再轻易触碰。

  重罚过后,便是又一次论功行赏之时。

  尽管只是将立功人员的名单报上汇总,而且当面颂读任人指出其中的错漏,真正的赏赐还在数日计算之后,但依旧令的参战官兵欢呼雀跃,人人振奋。

  当一切忙完之后,李征刚要回营,却是见徐勇急匆匆而来,报上了一个令李征欣喜的消息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<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>
推荐阅读: